当前位置:中国电子琴信息网教师之家

执着 ----- 中华双排键电子琴人物传之 张惟然

 作者:cndzq  加入时间:2005-8-1  阅读:14158

      2004年12月的一天,北方的天空飘洒着纷纷扬扬的雪花,而此时在天津音乐学院的音乐厅里却热闹非凡座无虚席。天津音乐学院2005届硕士研究生毕业典礼即将在这里隆重举行,20几名应届毕业研究生将在这里庄严地接受硕士学位。在令人炫目的学位帽中间,最引人注目的,是双排键电子琴专业研究生张惟然,她是天津音乐学院建校40多年来首位双排键电子琴专业毕业的硕士研究生!虽然从姚盛昌院长手里接过的深蓝色烫金学位证书只有几两重,但此时她却感到那本小册子的份量仿佛有千斤重。因为这不仅仅是一本荣誉证书、资格证书,它更是一本浸透她20年学琴岁月辛勤汗水的自传集。

     (一)
      1984年,5岁的张惟然在父母的要求下报名参加了钢琴学习班。50多人的大班,一大群孩子挤在一起上乐理课和音乐欣赏课。除此之外,每个学生还有自己的专业课教师。张惟然先由天津音乐学院著名音乐教育家郭汀石教授及夫人陈伟女士开始了音乐启蒙,后又随袁秀敏教授学习钢琴。郭教授和袁教授教琴都以严谨认真著称,每个环节和知识点都容不得半点差错。从他们那里,张惟然学会了基本乐理知识,音程、和弦、调式等等,初步掌握了钢琴的基本演奏技法。和所有初学钢琴的孩子一样,她按部就班的学完了《车尔尼》、《拜尔》、《哈农》、《巴赫创意曲》等等钢琴基础课程。
      小孩子学琴,耐心和恒心是不容易坚持的。有时为了弹好一个乐句,老师会要求学生反复数次甚至数十次练习。有的孩子耐不住辛苦,哭着不要练了。但张惟然却能一遍一遍练习,认真对待每一个音符,一直练到得到老师肯定为止。每次作业她都保证完成,决不打折扣,从来没有因为任何原因而缺课。有一回病了发烧,还没超过38度她也仍然去上课。当然也有灰心的时候,有时甚至偶然有莫名的厌恶感。这时候有些孩子就可能因无法坚持下去,结果半途而废。当时班上有一个孩子家庭条件就很好,母亲就是音乐教师还曾公派出国深造,父亲也酷爱艺术。孩子本身很聪明琴也弹得相当好,老师喜欢、家长们喜欢。班上的小孩子们也崇拜他,觉得那就是她们的偶像。但是后来没几年,他就不再学了。而且据说是哭着求他的父母不要学的,也许是学习压力太大无法解脱吧。而张惟然的父母却有一种坚韧的精神,每次发现懈怠偷懒的苗头就采取恩威并施的管理办法:强制措施兼鼓励。张惟然认为:她之所以能坚持,很大程度上归功于父母的执着。反过来,父母的言传身教又养成了她坚韧不拔的性格。
      (二)
      13岁那年,她考入了天津音乐学院附中钢琴专业,师从于严隽承教授。严教授早年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与电子琴演奏家浦琪璋同窗。严老师治学的严谨和不断进取的精神,鞭策着张惟然继续奋发学习。
      附中的学习除了基础训练外,音乐作品欣赏也占据了大部份的篇幅。同班同学中,有很多音乐学院老师们的孩子。他们的音乐培养环境从一开始就得天独厚,他们能随口说出这是什么作曲家、什么时期的什么作品。这让音乐知识还没有多少积累的张惟然非常羡慕,甚至很受刺激。她暗下决心,一定要学得比他们更强!一有时间她就拼命往图书馆跑,借音乐书籍看。一来二往图书馆的老师们都知道了她,有什么新书刚上架老师们会悄悄留下一本给她。就这样,附中几年学习她得以浏览了大量不同时期和风格的音乐作品,充实了自己的知识库,音乐理论水平也得到了更进一步提高。
      1998年,附中毕业的张惟然,以专业第一、文化免试的优异成绩考入天津音乐学院键盘系本科双排键电子琴专业。由现任学院双排键电子琴教研室主任、天津电子琴学会会长高继勇教授担任她的专业老师。
      (三)
      刚开始学,对于从未接触过电子琴的张惟然来说,双排键电子琴是一个富有魔力而陌生的新东西。主要还是多种乐器音色的感觉---手的感觉、音乐的感觉。钢琴音色是在同样中求不同,而初学双排一下遇到那么多的乐器音色,真是有点无所适从的感觉。小提琴用”拉”的,长号用”吹”的,竖琴用”拨”的......那么多声音,那么多弹法,那么多的要求,可以出那么多不同效果。。。。在钢琴音色里浸泡了十几年的她,一下子真是又兴奋又紧张。今天琢磨弦乐器,又怕漏了管乐器。明天研究弹拨乐器又怕没时间好好练练管风琴......她坚持每天早上六点就起来上琴房练琴,这可是从前练钢琴时从没有过的。她觉得每天在琴房里的时间根本不够用!她恨不得天天住在琴房才好。她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精力,因为她想学到比别人更多更深的知识。
      对于有扎实的钢琴基础的张惟然来说,学双排没有过多的为技术技巧苦恼过。但是,在电子琴上改掉她钢琴的手感是刚开始时令高老师挺头疼了一阵子的事。有一次听完她弹的弦乐作品后,高老师说:张惟然弹的就是个钢琴乐队,所有人都在梗着脖子拉琴......高老师的这番话使张惟然痛下决心一定在最短时间内改掉钢琴的手感。她开始自觉纠正不适合的演奏习惯,一遍遍的在琴上“拉”提琴。高老师精益求精的严格要求加上她的投入和努力,最终使她坚实的钢琴功底成功转变为电子琴演奏质的飞跃的源泉。
      本科一年级的专业课程以演奏现成曲谱为主。其中有管风琴曲、管弦乐曲、POP曲、中国乐曲和课题曲,以及即兴演奏课程。为了使学生充分发挥自己的长处,高老师科学地为每位学生制定侧重点不同的教学计划,每练一首曲达到要求的水平了,才给学生分配下一首的曲目。这样能真正做到因人施教、循序渐进。高老师满意的曲子,总是以“嗯”一声作为好的评分;如果听到高老师说“好!”,那就是非常棒的了。因此,每一次作业张惟然都是以“好”为目标而努力的。直到现在,即使研究生已经毕业的她也还仍然说自己还是个学生,还要继续坚持不懈的努力,还要不断的提高做得更“好”才行。
      (四)
      1999年,刚刚成为本科双排键电子琴专业学生的张惟然接到通知,让她准备代表天津音乐学院参加当年度YAMAHA双排键电子琴中国赛区大赛。对于大一的新生来说,这样能够代表学院参加大赛的机会真是太难得了。但同时,这次机会所带给她的压力也非常大。刚学的知识技术马上要拿上战场拼杀,到底能不能经受得住大赛的考验,张惟然心里确实没有底。她只有靠不停的练不断的磨,一分一秒的来缩短自己在学习时间上与对手的距离。同琴房的同学经常看到她练完琴后细细的擦拭琴键,刚开始大家以为她只是放松一下顺便擦擦。后来才发现每天她在擦的,竟是手指头练裂了弹在琴键上的斑斑血迹!凭着这股不服输的劲,张惟然踏上了去北京的路程。结果,在与各大院校同行高手的激烈较量之中,她以一首里姆斯基·科萨科夫的《西班牙随想曲》荣获二等奖。这时距离她读大一才没几个月......
经过第一次的锻炼,张惟然积累了一定的比赛经验。对自己的技术水平和国内国际演奏家的差距有了更深的认识。她要继续苦练,奋发学习,不断进取。为了使演奏效果更逼真,她经常反复听各种真实乐器的原声,掌握乐器发声的特点规律,在双排键上完美再现;为了学会流行风格的乐曲,她常常买来流行音乐作品的CD边听边弹。她还喜欢中国民族乐器和民族歌曲,经常找机会练习多种风格形式的独奏和伴奏。
      2001年在上海举办的YAMAHA双排键电子琴大赛,张惟然有幸再一次参加。对比往年的赛事,这届比赛选手准备时间都非常充分,技术水平也势均力敌。选手们都憋足了劲要在上海大剧院的舞台上一决高下。这一次张惟然拿出的作品是李斯特的交响诗《前奏曲》,与前一次参赛不同的是,这次的作品是由她自己编曲并演奏的。5、6月的天津气温已经很高了,为了不让其他琴房传出的声音干扰到调整音色的质量,张惟然把自己反锁在琴房里,门窗紧闭连电扇也不开。她的执著,感动了琴房管理科的老师,每一次关琴房时都会等其他琴房锁好后最后一个才来叫她。为的,是能让她再多练一会儿。
      这一次的比赛她再获殊荣,获得了三等奖。虽然名次不是最高,但此时她对音乐的理解和技术水平比以前又有了质的飞跃。而这也正是她在学习音乐过程中所始终追求的。
      (五)
      四年本科毕业后,同学们开始各奔东西。是投入社会工作,还是继续深造学习?张惟然走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思想斗争一直持续很久,难以抉择。她想起了高老师平时对他们的期望:一定要尽力做到所有的“好!”,要始终坚持不懈的探索,在音乐之路上要不断的提高;她想到了国内外很多院校都已经开始招收双排键电子琴专业硕士研究生了,为什么天津音乐学院不能有?她要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她要成为天津音乐学院第一个双排键电子琴专业的硕士研究生!她秉承一贯的执着,毅然地选择了考研。
      现在,张惟然对双排键电子琴的综合分析研究课题已经初具成果。她的双排键实践活动也更上一层楼:
双排专场音乐会高校巡演,声乐歌剧伴奏,器乐伴奏,电子琴集体课及个别课的教学,适合双排键电子琴作品的编曲改编及作曲,双排键电子琴专业文章的撰写


      在她的毕业音乐会最后,张惟然奉献出一首中华儿女耳熟能详的钢琴协奏曲《黄河》第四乐章《保卫黄河》,以次来表达对祖国的热爱、对母校和导师的崇敬之情。一曲终了,台下报以热烈的掌声,经久不息。
学位帽已经稳稳地带在自己的头上,这是很多人羡慕已久的。谈到今后的打算,在接受采访时,她仍然一再的表示:“我依然是个学生,对于音乐艺术的追求之路我会永不停歇一直走下去!”。

附:张惟然编曲及作曲部分曲目年表:

1999年 瑶族舞曲
2000年 弦乐与长笛四重奏
2001年 前奏曲
2002年 钢琴协奏曲《黄河》第二、四乐章、柴科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第三乐章
2003年 对花、马斯卡尼间奏曲、巴伯柔板、红旗颂(未完)、冰糖果小赋格(未完)
2004年 卡门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连接 - 发展历程 - 广告服务